章节目录 艺伎

    艺伎

本文背景架空,不涉及映射任何现实背景。

乐声袅袅不绝。

平时冷清的青楼,今儿却热闹了起来,巴不得将这小小的红楼捅个大窟窿,把人全都装进里头。

来的多半是女儿人家,群雌粥粥,燕语莺声,都在议论着艺妓汀如,来的男人也不例外,都对汀如有着期待。

“挤死啦挤死啦!人也太多人了吧,我都快挤成面条了,就差个碗把我送进去了!”赵锦在角落热的面红耳赤,似个成熟的水蜜桃。

于远见此,言道:“今儿个可是红人汀如最后一次献舞了,这儿可是最后一次了,人不多才不正常。”

赵锦叉腰,抬头看着于远,小脸鼓鼓:“哼!我当然知道!可这人也太多了吧!你抬头瞧瞧,他们为了瞧汀如一面都爬上了屋顶,我真怕下一秒此地倒塌,压得我们连渣都不剩!”

于远长笑,微微低头,眼神宠溺着看着赵锦,赵锦小姐怎么这么可爱?“若是这青楼真塌了,那我便护好小姐,准保小姐毫发无损。”

这汀如可是位红人,千里之外没人不知道汀如的大名;容貌之美先且不说,舞更是拨人心弦;妩媚的脸风情万种,舞姿优雅不失高贵,一瞥一笑都惹人惜爱,就连女孩子看了都会惊艳连连。

最著名的就是三年前的那一场红莲舞,汀如站在一朵人造的大红莲中翩翩起舞,周围是小的散发着股股幽香的真红莲,一身红衣,张扬且肆意。让一众人如痴如醉,汀如就此一夜成名

今日,是汀如最后一次在众人面前献舞,这次完后也就隐退了,至于原因嘛,是因为汀如傍上大佬了——白老爷,说是自己长得像逝世的白夫人,白夫人是白老爷心头肉,逝世后再未纳一妻一妾,如此白老爷膝下无儿女,就收汀如为干女儿,留个念想,至于钱财那也铁定是汀如的,有了财汀如也不必如此劳累。

青楼某一间房内,传出淡淡凄哭声,女子坐在椅子上,用手帕抹抹眼框夺出而落的珠,

女子娇艳冷媚,风致嫣然,眸子却空灵白净,澄如秋水;看样是位冷艳美人。

“今日过后,世上再也不会有汀如此人了…”语音娇柔软绵,语气中也无丝毫留念,可时不时的抽咽,好似真痛了心;虽说毫无留念,可早已哭成泪人,这颗心是已经飞走了,可人还在这儿不是吗?外面的人都在为汀如感到惋惜,汀如自己不挤点眼泪为自己感到惋惜怎么行呢?

“这次隐退……确是可惜,奈何我…唉……”汀如又了了的叹了几句,摇摇头。

乐声一停,汀如知道,该去献上最后一舞,隐退于世了。

汀如抹净眼角的泪珠,细看仍能看见眼睛微微发红;下楼,穿过人群,走到中央。

依然是三年前的红莲模样,这儿即是开始,却也是结束。

汀如在走入红莲中心,红莲慢慢笼罩起来,把汀如包裹在里面;琵琶乐曲激情响奏,红莲缓缓打开,汀如娇坐于红莲中,翩鸿一舞,宛若画中仙;众人沦陷其中,目不转睛。

舞毕。

汀如回房,静待人散;而原本哭唧唧的她,露出笑容。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